千亿体育官网

现在位置:首页 » » 台湾看乌克兰危机:"旁观者清"? 「当局者迷」?

台湾看乌克兰危机:"旁观者清"? 「当局者迷」?
作者:qytyadmin   分类:   评论(0)   浏览(8)  

       

图片来源:Getty images

星岛环球网消息:美国与北约盟国将于本周针对以乌克兰危机为重心的欧洲安全问题,与俄罗斯举行系列会议。 第一场是美俄双边会谈,1月10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,由美国副国务卿雪蔓(Wendy Sherman)主持;第二场是北约与俄罗斯会谈,1月12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;第三场是俄罗斯和成员包括美国代表在内的「欧洲安全暨合作组织」(OSCE)会谈,1月13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。

乌克兰危机是旧问题。 2014年乌克兰在大规模抗议后建立亲西方政权,但同年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,并开始支持乌克兰东南部顿巴斯(Donbass)地区的亲俄武装力量与乌国政府军作战。 虽然乌克兰与俄罗斯在德、法等国调停下,达成《明斯克协议》(Minsk Protocol),但战事至今未歇,并已导致1.4万人丧生;而俄乌双方皆指责对方不履行协议,且乌东亲俄势力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(Donetsk People's Republic)及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(Luhansk People's Republic)。 这两个共和国形同乌克兰的国中之国,让基辅坐立难安。

与乌克兰危机相关的是北约东扩问题。 俄罗斯以安全为由,反对北约吸纳乌克兰,并自认拥有否决权。 冷战结束后,北约2次东扩,吸收了中东欧及波罗的海国家。 捷克、匈牙利和波兰于1999年加入北约;斯洛伐克、保加利亚、罗马尼亚、斯洛文尼亚及与俄罗斯接壤之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、拉脱维亚、立陶宛,亦于2004年加入北约。 因此,北约被乌克兰视为摆脱困境的出路,2020年6月,乌克兰成为北约6个所谓「机会增强伙伴国」(EOP)之一。

截至目前为止,俄罗斯已在靠近乌克兰和克里米亚边界地区集结10万大军。 美国情报单位指出,俄军随时有入侵乌克兰的可能。 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,在2021年12月就进行了2次通话,但对乌克兰危机议题并无交集。 拜登告诉普京,美国及盟友将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行为做出果断回应;普京则表示,如果对俄罗斯实施新制裁,将会是巨大错误。

与此同时,《俄罗斯卫星通讯社》报道,美国航空母舰杜鲁门号未按原计划赴中东,而继续滞留地中海,旨在向欧洲的北约盟国提供支持。 俄罗斯形容,与西方大国针对乌克兰形成的僵局,比冷战时的古巴导弹危机更严重。

如何处理乌克兰危机,将是拜登政府继阿富汗撤军后,面临的另一个外交考验。 在外界看来,拜登的作法应与其前任不同。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2018年6月于加拿大魁北克参加G7峰会时曾说「克里米亚是俄国的,因为在克里米亚每个人都讲俄语」,且川普认为G7应重新接纳俄罗斯,并批评乌克兰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,质问各国领袖为何要支持乌克兰。 此外,特朗普多次扬言退出北约,并就国防支出问题公开抨击,认为北约在消耗美国。

拜登原本就视俄罗斯为美国的首要敌人,并强调要以联盟体系对抗这个共同敌人。 问题是,如果俄罗斯真的对乌克兰动手,拜登有可能派遣美军出兵协防吗? 据说这个议题不在拜普会的谈判桌上,但拜登却在会后坦承「根据《北大西洋公约》第5条规定,若北约盟友遭攻击,我们确实负有协防的法律义务。 问题是,这些义务并不适用于乌克兰。」 很明显地,拜登不愿

派兵保护乌克兰,而宁愿透过外交途径处理危机。

而在美国处理阿富汗和乌克兰危机的过程中,总是有人提到台湾。 白宫国安顾问苏利文(Jake Sullivan)在「拜普会」后记者会就被问到,「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,而中共又同时对台用武,美国是否做好因应准备?」

台湾与乌克兰的处境确实有许多雷同之处。 首先,双方皆面临严重的安全威胁。 乌克兰与俄罗斯同属东斯拉夫人,种族、宗教和文化相同;乌克兰虽然在苏联解体后宣布独立,但西方忧心,在俄罗斯并吞克里米亚后,乌克兰会成为普京恢复昔日帝国雄心下的猎物。 而两岸同文同种,1949年分治后,台湾退守台湾,但中共将两岸统一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,且不排除使用武力以达成目标。

其次,台湾与乌克兰皆处战略要冲,基于地缘政治利益考量,皆为兵家必争之地。 但台、乌面对的是中、俄两强,在双方实力极不对称的情况下,台乌为了维护自身生存,在不同程度上,都期待美国与其盟国能提供必要的防卫协助。

美国看待乌克兰危机和台湾问题有下列共同点:一是美国视中、俄为战略竞争对手,不愿见到它们分别在欧亚地区扩张权力;二是美国避免因中俄联手,陷入东西两面作战的困境;三是美国的欧亚盟国,基于本身与中共存在庞大经济利益,不愿明确表态支持美国对抗中、俄的立场。

但毕竟台湾与乌克兰不同,美国在因应两地危机时,也可能出现下列差异之处:第一,美国与乌克兰有正式邦交,与台湾只维持实质关系,因此美国可以指责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是「干预内政」,但在「一中政策」下,美国只能认为中共对台用武是「片面改变现状」;第二,美国可以透过北约助乌克兰一臂之力,却难以将台湾纳入美国主导的亚洲集体安全体系;第三, 台湾处于第一岛链,台湾安全直接攸关美国的安全利益,而乌克兰与美国之间,则没有如此直接的安全连带关系。

台灣應從「旁觀者清」的立場,汲取拜登政府處理烏克蘭危機的經驗。第一,烏克蘭歡迎西方介入,但恐成為「棄子」,故強調與俄羅斯溝通的重要性;第二,俄羅斯無法改變烏克蘭獨立的現實,但要避免烏國成為西方對俄羅斯及東歐實施和平演變的前沿基地;第三,拜登面對國內壓力,無法對俄示弱,但除了經濟制裁,拜登手中的籌碼有限,因此如何處理烏克蘭危機,將考驗拜登的政治智慧。

来源:美丽岛电子报


    转载分享请注明原文地址(千亿体育官网):http://www.qytyzixun.com/17472.html